首页 女生 同人衍生 穿成男主妹妹后偏要嫁反派大佬

第290章 暗阁内的小辩论

  谢长靖语重心长的望着谢诗雨,认真道:“你根本不了解萤儿,她绝对不会喜欢赐婚这种事,更不会喜欢太子。”

  “为什么不喜欢太子?太子是未来皇帝,有哪个女人不想将来做皇后?”要不是她……算了,她的过去已经过去了。

  要不是她的过去经历有些复杂,否则谢诗雨也想做太子妃呢!

  谢诗雨看着谢长靖那一脸要拯救谢流萤的姿态,就气不打一处来:“哥,你难道不觉得你现在很神经吗?谢流萤早已经离开侯府了,早已经不认你这个哥哥了,你却仍然以哥哥自居!你那么想要妹妹,为什么不多关心关心我……”

  谢长靖:“诗诗……”

  光是看着谢长靖的脸,谢诗雨就知道她的话又白说了,谢诗雨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

  “哥,我不要跟你说话了。”

  语毕,转身便离开书房。

  回到院中后,谢诗雨想了想,当即修书一封,让丫鬟碧云立刻送去太师府!

  半个时辰后,前院的下人将一封信送到了苏清荷的手中,苏清荷拆开信,信上只有一句话。

  【我答应和你合作。】

  署名是:雨

  苏清荷不禁笑了出来。

  看来……这把刀自己决定出鞘了。

  ***

  谢流萤本来准备早上去丞相府,结果被珍妃接去宫里吃了顿茶,聊了一些体己话,等回来后,看看天光,谢流萤乘坐马车一路来到了暗阁总部附近,让马车先回去,她站在那旷野,看着那栋黑色的房子,扯着嗓子大喊道。

  “二当家——”

  寒澈跟鬼一般的出现在她的身后,一脸乌黑的道:“你每次来,不要鬼叫鬼叫的。”

  谢流萤委屈巴巴的指着那堵墙:“可是我进不去你们这堵墙啊!”若是有本事进去……谁会用喊得啊!!

  这是架空古代啊,又没有手机,她也不会千里传音,可不得通讯全靠吼啊!

  寒澈心中无语着,这女人总有理由,一边道:“阁主答应你的要求了。”

  “真的?”谢流萤两只眼睛亮晶晶的望着他。

  寒澈:“阁主说话,不会有假。”

  话音刚落,就抓起谢流萤的后衣领,跟拎着一只鸡似的,身形一闪,越过高墙,来到暗阁总部。

  谢流萤惊魂未定。

  寒澈便冰冷冷的道:“阁主正在里头等你呢,你可以见面之后详谈。”

  谢流萤晃着脑袋,回了神,跟着寒澈走进内堂,一眼就看到那个身穿一身黑的男人,戴着一张修罗面具,坐在高位上。

  谢流萤一见鬼面公子,就犹如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

  “阁主~~~~~~~~~”

  叫声之甜,声音之婉转,让听者无比目瞪口呆。

  寒澈吃惊的看着谢小郡主飞奔过去,瞬间跪地,抱着阁主的大腿,开始嚎……

  那画面,让他差点下巴掉在地上,不禁想道。

  老大说他对这人没兴趣。

  也是……

  如果真有兴趣,他才要怀疑人生了,这口味……有点奇葩啊。

  鬼面男子起身,从她的手臂中抽出腿,一脸无情的走到旁边,静静坐下。

  才道。

  “不要叫的这么亲热,我跟你不熟。”

  谢流萤从地上,像是一只蚕宝宝似的蠕动过去,继续抱着人家腿不放,狗腿的人家开始捶腿,边说着:“哎呀,不熟就不熟嘛。”

  鬼面男子:“……”

  谢流萤捏完了腿,又起身,乖巧的给大佬捶肩:“那什么,听说您答应了我的要求,我对您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鬼面男子忍住嘴角抽搐的情绪:“很会拍马屁嘛。”

  “这怎么能是拍马屁,全是发自内心的真心话!”谢流萤一脸认真的感谢道。

  寒澈站在角落,努力的减少着自己的存在感,看着这一幕,暗自想道。

  老大啊,从来没有女人近过您身,更别说抱着您的大腿了,就连我……都没抱过那只腿,好吗!!

  现在这女人抱着你的腿,还在你的肩膀上敲着,你竟然不赶她走。

  你还说你对她没兴趣。

  骗子!!

  男人啊,都是大骗子!

  正在寒澈忍不住的咬手绢哀叹时,鬼面男子对谢流萤道:“想我帮忙,就从现在开始,离我半米远。”

  谢流萤瞬间跳开一米,委屈的耸着肩,咬着嘴唇,低声道。

  “我以为您喜欢嘛。”

  鬼面男子:“……”

  寒澈这一瞬间放心了,看来老大真对她不感兴趣!他可以安息了。

  谢流萤不用抱大腿献殷勤,她自己也放松不少,坐在自己倒茶自己喝。

  鬼面男子用无法理解的语气道:“做太子妃有什么不好的,何以让谢小郡主如此煎熬?”

  谢流萤瞧着鬼面男子,沉默片刻:“煎熬不至于,就是觉得,我不是那块料。”

  鬼面男子:“任何女人在做皇后之前,难道都有过做皇后的经验吗?”

  好有道理,谢流萤快被说服了:“难道阁主觉得我做太子妃挺合适?”

  “我只是觉得你跟太子之间达成了一项可笑的协议,更可笑的是,你怕以后太子万一霸王硬上弓……”鬼面男子用一副相当无法理解的语气,说道:“若太子真坐上了皇位,你就是皇后,你竟然生怕真的被宠幸,生怕真的做皇后……这难道不可笑吗?”

  “是挺可笑。”

  谢流萤也对他的话表示赞同。

  但旋即,她的目光中带着一些桀骜不驯,说道。

  “跟阁主也算是朋友了,有些话我也就直接对你说吧。”

  “说。”

  “做皇后有什么好的?被皇上宠幸又有什么好的?”

  “你若是皇后,未来儿子就是皇上……”一般人都这么想。

  “然后呢?”谢流萤问。

  “什么然后?”鬼面男子道。

  谢流萤笑着道:“然后我儿子能做皇上,的然后!!”

  “……”鬼面男子被她的话问懵了,沉默一秒,道:“你真是一个难以理解的人。大多数女人都想做皇后,想爬上高枝……”

  “如果我被宠幸,意味着要真做皇后,那就意味着我要跟很多女人争宠,争一个男人的宠幸,你不觉得这样子……很神经吗?”谢流萤歪着头,一本严肃的道。

  鬼面男子:“……”

  角落内的寒澈忍不住的起身,“喂喂喂,我不得不插个话了。”他冲过来,站在谢流萤的面前,道:“谢小郡主,神经的是你吧!!谁不想做皇后,谁不想被宠幸,争皇上的宠爱啊,怎么能说是神经呢。”

  谢流萤喝着茶,浅笑着道:“难道还不神经吗?如果让你和十几个男人去争一个女人的宠爱,你会干吗?”

  寒澈的眼睛眨了眨,呆呆的道:“…………我会退出。”

  “那不就对了。”谢流萤嗤之以鼻道:“我过什么日子不好?我是缺吃还是缺穿的?我好端端的要跟N个人一块去竞争一个男人的宠爱,我是脑子抽风了?”

  鬼面男子目光颇具深意的盯着理直气壮的谢流萤。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