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穿越历史 大秦从献仙药开始

第三百二十九章 胡亥

大秦从献仙药开始 壶中洞天 4824 2020-05-22 21:03

  三日后,秦军顺利接收瓦多城、萨拉城。

  萨拉王、瓦拉王按照之前的谈判条件,解散了王国的所有军队。

  秦军接管瓦多城、萨拉城,标志着瓦多王国和萨拉王国的灭亡,标志着秦军在美洲大陆的壮大和腾飞。

  前往美洲,半月不到,救少昊,灭三国,这也充分的向这片陆地上的一切势力,展示了大秦的强大和不容侵犯!

  秦军接收瓦多城、萨拉城后,秦始皇嬴政并未就此停歇,而是立即发布了一系列的政令,布局大秦在美洲大陆的统治格局。

  首先,就是郡县制。

  将高山城,设为南昊郡;萨拉城,设为北昊郡;瓦多城,设为西昊郡。

  如此,少昊周围三国,便成了大秦在美洲的三个郡。

  而三郡的中心,少昊城,则设为少昊州。

  之所以暂时不设行省,是因为在嬴政和李阳的规划中,美洲整块大陆将来要设多个州,州下面才是行省,也就是说,州,大于行省。

  比如,将来会在南美设置一个州,在北美设置两个州,加上少昊州,一共就是三个州。

  这是一个大的布局,毕竟,嬴政的理想是要让美洲大陆自古以来就成为大秦的疆土。

  郡县制,有利于加强中央集权,有利于将部族群居(部落)分化拆散,改而划分成一个个乡、亭为单位,削弱部族为单位的影响。

  为了更好的削弱部族影响力,嬴政除了设郡县制,还将萨拉族与瓦多族拆散,分别安置于南昊郡、北昊郡、西昊郡。

  郡县制所需的郡、县、乡、亭四级官员,则由秦军当中抽选部分人才,搭配少昊官员,一起出任。

  同时,嬴政还征召组编郡兵,负责各郡治安,也就是所谓的警察部队。

  当然,郡兵的组建,自然是以少昊人为主。

  萨拉族与瓦多族,这两族土著,则是半奴隶身份,除了开垦耕种之外,还需服徭役,承担修建郡、县、乡、亭的任务。

  除了郡县制的设置和实施,为了更好的将刚刚回归的殷商部族,融合到华夏民族当中,让他们更具有民族归属感,嬴政还立即在少昊推行了义务教育。

  让每一个少昊孩孩童接受统一的义务教育,也是大秦在少昊长久立足的基础。

  统一意识,统一思想,让脱离华夏长达千年之久的殷商人,接受思想教育,重新将华夏民族根深地固化,不仅眼下,乃至长远来看都是很有必要。

  少昊的义务教育教科书,是从大秦带过去的,其课本内容,自然也是一样的。

  比如:“我是秦国人,我爱自己的祖国。”、“咸阳城是我们的国都,华夏是我们的民族。”、“我们有着共同的祖先,身上流着同样的血,我们都是炎黄子孙。”、“我是秦国人,黄土高原是我的胸脯,黄土高原是我沸腾的血液,长城是我扬起的手臂,泰山是我站立的脚跟。”……等等诸如此类的文章。

  当然,义务教育是只针对少昊人的。至于萨拉族和瓦多族的学龄儿童,嬴政并没有开展义务教育。

  非我族人,你不是强行灌输秦国、华夏民族的思想,他们也不一定会有认同感和归属感。

  在嬴政看来,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教是教不好的,唯有武力才能叫他们屈服。

  至于将来,如何同化、融合他们,则需要回国让李阳去想办法。

  嬴政在少昊一步步朝着海外疆土统治目标迈进,与此同时,在大秦国内,李阳的南下视察也进行的非常顺利。

  从山东乘船,沿海岸南下,一路到了江苏行省。

  到了江苏行省,自然得去自己的封地东阳郡看看。

  所以李阳到江苏境内后,便直接在江苏巡抚王又贤的陪同下,来到了东阳郡。

  …………

  人生有太多的事,是出乎预料的。

  就比如,李阳做梦都想不到,东阳郡的郡守居然会是胡亥。

  那个当初被自己给打倒,被贬为庶人的秦国公子。

  此时,在东阳郡的郡府衙门。

  李阳惊愕地看着跟前向自己行礼的东阳郡郡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甚至怀疑,会不会是这世上有长得相似的人。

  要知道,胡亥被贬为庶人,他怎么可能会转身一变,成为东阳郡的郡守了呢?

  相似,太相似了。

  眼前的这个东阳郡郡守,除了比印象当中的胡亥黑一点,精壮一点,少了几分放荡和骄纵,多了几分沉稳和干练之外,其他方面真的和胡亥没什么两样。

  当然,除了李阳,何章也是一脸的吃惊。

  “你叫什么我字?”李阳生怕是认错了人,赶紧问道。

  “回院长,下官……秦亥。”胡亥不骄不躁的回道。

  秦亥?

  秦国的亥公子……

  李阳更加相信眼前这个人就是胡亥了。

  “你怎么会是东阳郡的郡守?”李阳直勾勾地看着他,问道。

  “院长,此人乃是下官亲自提拔之人才,当初土改新政,他表现极为突出,才能出众,是不可多得的人才。”王又贤骄傲地向李阳介绍道。

  李阳恍然大悟。

  当下,李阳便道:“此人不可为官,更不可任东阳郡的官,立即罢免!”

  “啊?”王又贤大感意外。

  李阳道:“你知道他是谁吗?”

  王又贤一头雾水,道:“不是叫秦亥……吗?”

  李阳朝胡亥一指,道:“他真正的名字是胡亥!”

  “什么?胡……胡亥!”王又贤差点惊得一个趔趄,满脸不敢置信的看向胡亥,显然在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而这时,胡亥也是一愣,赶紧请求道:“院长,亥虽然被贬为庶名,但并不代表亥不能为官,院长为何要罢免下官?”

  李阳道:“没有为什么,我决不定让你当这个东阳郡的郡守。”

  东阳郡是他李阳的封地,而江苏巡抚王又贤,又是他李阳的人,让胡亥在东阳郡任郡守,这不是在给自己找事吗?

  王又贤原本想帮胡亥说情,不过话到嘴边,他也就想到了此事的复杂性。因为如果朝中有人在扶苏的耳边乱说一通,显然会让扶苏心里生出隔阂,后果不敢想像。

  想到这里,王又贤额头上冷汗都出来了,他突然意识到,自己阴差阳差提拔一个人,很有可能给李阳带来天大的麻烦。

  “院长,亥已知道错了,此前种种,亥亦是悔恨万分。如今,亥已洗心革面,还望院长能让亥为大秦尽一分力,继续让亥治理这一方百姓吧!”胡亥说到此处,对着李阳深深一揖,行了一个大礼。

  李阳和何章都微微皱眉,相视一眼,都觉得眼前的这个胡亥变了,变得不再是以前的那个胡亥了。

  以前的那个胡亥,是绝对不会说出这种话来的。

  怎么形容他呢?

  他好像变得有责任心了,有爱民之心了?

  顶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