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转世神医在都市

转世神医在都市 第550章 死人归来

转世神医在都市 林羽江颜 15668 2020-02-14 14:15

  “何庆武?!”

马维渊闻言眉头一皱,似乎压根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满脸陌生的打量何庆武一眼,冷声道,“我不管你是什么何庆武还是什么何庆文,在我这里都不好使!”

说着他立马转头朝身后的手下冷声喝道,“你们还愣着干嘛!还不快把人给我抬出来!”

“且慢且慢!”

一旁的段然略一沉吟,面色陡变,急忙喊住了马维渊,面色忐忑的转头冲何庆武说道,“您说您叫何庆武?!莫非您是何家的何老爷子?!”

他这话说的恭敬无比,说到最后一句话不由心惊肉跳,从面前这个老人的高龄来判断,多半是何家的那个老爷子无疑!

只不过他对何家老爷子的名字不确定,只知道好像叫什么武来着,所以此时才会如此问道。≦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不错!看来我这老头子的名字,倒是还有人知道啊!”

何庆武笑呵呵的自嘲了一句,他话虽这么说,但是手却用力的戳了戳拐杖,挺了挺身子,脸上浮起一丝舍我其谁的霸气!

那种从枪林弹雨中冲出来的气势,让他有种不怒而威的压迫感!

听到何庆武的亲口承认,段然脸色陡然一白,身子下意识的低了低,无比恭敬的冲何庆武说道,“哎呦,不知道是老爷子您,刚才多有得罪!请您老见谅,见谅!”

段然说话的时候声音都止不住的颤抖,极力压制着自己内心惊慌。

开玩笑,这是谁啊,京城第一大世家何家的何老爷子啊!

“何庆武”三个字何止是值点钱啊,这简直就是金字招牌啊,就是这三个字,让何家成为了京城第一大世家,就凭这三个字,何家的那帮后代便可以在京城为所欲为!

他这种京城总局的警察队长说出去倒也是威风八面,到了地方上,就是当地的一把手都得亲自出来迎接,但是此时在何老爷子跟前,他感觉自己就是个微不足道的小卒子,甚至连名字都不配提起!

“何……何家?!”

马维渊虽然后知后觉,但是也知道何家在京城的地位,得知眼前的正是何家那位追随过开国太祖的老爷子,身子也猛地一颤,万分惊恐的望着何庆武,惊声道:“您……您就是何家的老爷子?!”

其实也不怪他反应慢,毕竟像何家、楚家这种大家族,离着他太远太远了,因为压根不是他能接触到的程度,所以他自然不知道何庆武的名字,而且一开始也压根没敢往这上面联想。

而现在他知道了何老爷子的身份,想起自己刚才不知死活的话语,几乎都要吓破胆了!

要知道,何家老爷子这种级别的人物,一句话,就能让他奋斗一生的成果顷刻间烟飞云散!

何庆武冲他淡淡一笑,说道,“现在我这老头子,可还入得了你的法眼?!”

他在京城数十年间,已经很久没有人敢对他这么无礼了,所以他的语气中也不由多了一丝愠怒。

马维渊显然听出了何庆武话中的揶揄之意,身子猛地打了个趔趄,差点扑跪在地上,急忙弓着身子颤声道:“老爷子,我该死,我该死,我有眼不识泰山,您老千万别动气,我这就自罚!”

说着他用力的拿手扇起了自己的耳光,一下一下分外用力。

他知道,要是自己这几下耳光能够让何老爷子息怒,那当真是谢天谢地了!

不过何庆武的气量比他想象的要大的多,急忙冲他招招手,淡然道:“行了行了!老头子没有怪你的意思,但是人今天你是不能带走了!”

马维渊听到这话面色一苦,几乎都要哭出来了,低着头,满头冷汗的哆哆嗦嗦道,“老……老爷子,不瞒您说,这……这是国委那边下的命令!”

“国委?!”

何庆武眉头微微一蹙,显然有些意外,不过他也压根没有放在眼里,沉声道,“那你让国委直接来跟我谈吧!”

别说是马维渊只是接到了国委的命令,就是国委的秘书长来了,他也完全不给丝毫情面!

说着他再没搭理马维渊,在李千影的搀扶下往里走去。

“老,老爷子……”

马维渊猛地吞了口唾沫,满脸难色,一时间惶恐万分,六神无主。

“走,走!”

段然立马过来拽着马维渊往外走去,低声说道,“你还喊什么喊啊,老爷子让你走你就快走,剩下的事就不关咱们的事了,实话告诉你,就是国委那边,对老爷子都得客客气气,走吧,咱回去如实汇报就行!”

正所谓神仙打架,哪是他们这些小喽啰能够参与的,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马上走,回去如实的汇报。

说话间段然已经拉着马维渊顺着楼梯走了下去。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走!”

赵忠吉见跟马维渊来的那几个手下还愣在病房门口,立马呵斥他们一声,心中暗骂了一句蠢货。

那几个人见状也立马跑过去跟着马维渊等人下了楼。

“何老爷子,这次多谢您了!”

江颜见事情平息了,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急忙给何庆武深深鞠了一躬,语气中说不尽的感激。

要不是何庆武及时出现,她和叶清眉现在已经被带到检疫局去了。

此前的她从未对权力这种东西有过太多的概念,但是这次事情却深深的震惊到她了,步承拿出拼命的架势都没能组织住马维渊那帮人,但是何老爷子往这边一站,便吓得那帮人落荒而逃!

这就是权力的威力!

“这么见外做什么,别客气,别客气!”

何庆武赶紧冲笑呵呵的冲江颜招了招手,示意她不用多礼,同时何庆武满是皱纹的脸上布满了笑容,两只原本威严无比的眼睛微微弯起,目光中溢满了慈爱,冲江颜慈和道:“你……是家荣的妻子?!”

江颜点点头,轻声道:“对,何老爷子,我是家荣的原配妻子,江颜!”

“江颜!嗯,好名字,好名字啊!”

何庆武笑呵呵的连连点头,轻声道,“不要叫什么何老爷子了,显得生分,你要是愿意,叫我……一声爷爷吧!”

江颜微微一怔,关于何家荣与何家之间的事情,她是十分清楚的,知道何家这边不管何家荣是不是何家的骨肉,何家都是不打算认他的,所以现在见何老爷子主动套近乎,她倒是有些意外。

何庆武见江颜愣着没有说话,脸上不由闪过一丝失落,不过很快又恢复了正常,看到江颜眼角的泪水,从中山装的上衣口袋里拿出一条干净的丝质手帕,递给江颜,关切道:“他们没有吓到你吧?!”

“谢谢您,不用不用!”

江颜有些受宠若惊的冲何庆武摆了摆手,赶紧自己用袖口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冲何庆武连连摇头道,“我没事,没事!”

“老爷子,您好啊,您还记得我吗?!”

这时一直站在后面的赵忠吉迈步走上前,满脸讨好的冲何庆武笑道,先前他去疗养院的时候,曾经跟何庆武有过一面之缘,所以倒是也认识何庆武。

“小赵!”

何庆武似乎也还记得他,笑着点了点头,“老头子年龄虽然大了,但是还没到老糊涂的地步,当然记得!”

“哎呦,您还记得我啊,真是我的荣幸啊,您老可是老当益壮啊!我感觉您老的体格比我都好!”

赵忠吉满脸堆笑的恭维了一句,随后疑惑道,“不过何老,我有一事不解,您老怎么会过来呢?!要不是您帮我们解围,我们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何庆武来了之后什么都没问,直接让马维渊那帮人走,显然是他已经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特地过来解围的,所以赵忠吉心头疑惑,不知道老爷子是怎么知道的。

“这不嘛,千影去跟我说的!”

何庆武拍了拍一旁搀扶着他的李千影的手,笑呵呵的说道。

“李小姐?!”

江颜也不由有些疑惑,急忙走上前来,望着李千影不解的问道,“李小姐,你是怎么知道我们这边发生的事的?!”

“奥,我下午的时候去过医馆,厉大哥把清眉姐姐生病,以及何先生去津门的事都告诉我了,然后我就赶了过来,想探望探望清眉姐姐,结果防疫局那帮人正好在我前面进来了,我见他们来势汹汹,就跟了进来,刚才我就站在走廊那边,所以听到了他们要把清眉姐姐带走!”

李千影急忙解释道,“当时我站在他们身后,你们可能都没注意到我,我见事情不妙,所以就打电话给我爸,想让他找人帮忙,但是他正好在何爷爷那边作客,何爷爷听说这件事之后就主动要过来帮忙,所以我就跟他一起过来了!”

一听说是林羽的事,何庆武自然心急不已,迫不及待的赶了过来。

江颜听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十分感激的冲李千影一点头,轻声道:“李小姐,这次真的多亏了你了……”

“江姐姐,你这是说的什么话!”

李千影赶紧走过来挽住江颜的手,轻声道,“何先生救过我的命呢,我做这点小事,又算的了什么呢!”

“对了,家荣那边进展的怎么样了?!”

何庆武笑呵呵的问道,内心早已迫不及待的想知道林羽那边的情况,他对此次病毒事件可是有所耳闻,知道这次林羽去津门,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他虽然内心担忧不已,不过还是强装出一副镇定的样子。

“是啊,江姐姐,何先生那边有进展了吗?!”

李千影也立马兴冲冲的冲江颜问道,摆出一副小迷妹的表情说道,“以何先生的医术,肯定没有问题!”

她刚才偷听到马维渊要把叶清眉带走,她就迫不及待的跑出去找人帮忙了,所以并不知道林羽手机无法打通的事情。

江颜听到他们两人这话面色顿时一凄,低声道:“家荣……家荣他失联了……”

“失联了?!”

何庆武面色猛然一变,紧紧的攥住了手里的拐杖,急声道,“怎么会失联呢!”

李千影心头也猛地一颤,紧紧的握住了白皙的手掌,指甲几乎都要掐进手掌里去了。

她是女人,自然能够感受到江颜表情间传达的那股绝望与惊慌。

“可……可能是山里的信号不好……”

江颜依旧在自欺欺人的说道,但是此时除了自欺欺人,她别无选择。

“多长时间了?!”

何庆武急忙问道。

“已经超过三十个小时了!”

一旁的步承冷冷的回答道,一开始的时候就是他联系的林羽,所以他对时间掌握的很准。

“三十个小时?你们为什么不早跟我说?!”

何庆武声音颤抖,饶是沐浴过鲜血,历遍生死的何庆武此时也不由有些惊慌了!

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的他,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有体会过惊慌的情绪了,但是此时他却着着实实的慌了。

因为他害怕,害怕何家荣就是他最最疼爱的二孙子!

他这个孙子已经死过一次了,他也亏欠过这个孙子一次了,他不能再继续亏欠这个孙子了,要是何家荣有个三长两短,那他估计会遗憾一辈子!

众人听到他这话不由微微一怔,尤其是赵忠吉,大惑不解,何先生失不失联,为何要惊动他老人家呢?!毕竟何家……

想到这里赵忠吉心头猛地一颤,似乎猛然意识到了什么,莫非何先生是何家的子孙?!

何庆武猛地转过头,冲身后的随从说道,“快,把手机给我!”

身后的男子急忙把手机递给何庆武,何庆武颤抖着手接过手机,接着转头冲江颜急声问道,“对了,你说家荣是去了哪里?!”

“津门!”

江颜急忙说道,内心有些意外,显然也没想到何老爷子竟然会如此紧张。

“我知道,津门哪里?!”

何庆武急忙问道。

“我也不清楚是哪里,好像说是在津门与京城郊外山区的一个军营!”

江颜皱着眉头说道,其实她对林羽所在的具体位置也说不清楚,因为林羽给她打电话的话时候,自己都说不清楚。

何庆武见江颜说不清楚,叹了口气,也再没问,直接拨通了一个电话。

电话响了没几声,那头便传来了一个兴奋的声音,“哎呀,老首长啊,这么晚了,您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

“小裴,你干嘛呢?!”

何庆武没等他说完,迫不及待的打断了他。

“老首长,我在军区办公室呢,有点事还没处理完!”

电话那头的小裴笑呵呵的说道,对“小裴”这个称呼十分的受用,但是让人惊讶的是,这个小裴的两鬓已经花白,眼角和额头也已经布满了皱纹,显然年纪已经不小,而且跟让人惊讶的是,他肩膀上扛着的,是上将军衔!

而此时这位上将,对何庆武恭敬无比,宛如一个听话懂事的晚辈。

“你把你手头的事放放,先帮我解决我的事,我这件事是十万火急!”

何庆武着急忙慌的冲小裴说道。

“怎么了?!您老出什么事了?!”

小裴闻言吓得身子一颤,啪的一拍桌子,猛地站了起来,急声道,“您在哪,我这就过去!”

“我能有什么事啊!”

何庆武急忙说道,“我问你,你现在军区下面掌握的最好的特种部队是哪支?!”

小裴虽然不知道何庆武是什么意思,但还是急忙说道:“这您还用问吗,当然是自臻领着的暗刺大队啊!”

说着他语气一变,急忙道,“莫非是自臻出了什么事?!”

“暗刺大队不是在边境吗?!在京城还有多少人?!”

何庆武急忙问道。

“奥,还剩二十一人!”

小裴急忙汇报道,内心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不行,二十一人太少了!”

何庆武沉声道,“那除了暗刺大队,你手底下最好的特种部队是哪支?!”

“蝎虎大队,是我手底下除了暗刺大队外的又一直王牌特种部队!”

小裴一挺胸,语气铿锵的答道,“老首长,有什么事,您就尽管吩咐吧!”

“好,那这样,你让这个蝎虎大队的全部人员和暗刺大队剩余的全部人员一起行动,帮我找一个人!”

何庆武急忙跟小裴交代道。

“找……找一个?!”

电话那头两鬓花白的小裴顿时有些石化在了原地!

何老爷子兴师动众的让他派出他手底下两大华夏最知名,甚至在国际上也威名赫赫的特种部队,竟然就是为了让他找一个人?!

“对啊,找一个人!”

何庆武眉头一蹙,问道,“怎么,有困难?!”

“啊,不,不困难!”

小裴急忙摇头,其实他是觉得这简直是用大炮打蚊子,大材小用,既然要找人,直接找警察和救援队不就行了!

不过老首长的命令他不敢不从,还是耐着心思说道,“老首长,那您找的这个人是谁?肯定对您而言很重要吧!”

“不错!”

何庆武直接说道,“这段时间津门那边有一个部队爆发了一种病毒你知道吧?!”

“这个我知道,您老是怎么知道的?!”

小裴面色一变,急忙说道,“您老当真是无所不知啊!”

“行了,少跟老子废话,既然你知道就好办,那你现在立马派出这两只特种部队,给老子去那里找人!”

何庆武语气一急,连骨子里的那股粗犷豪放的一面也暴露了出来。

“是!首长!”

小裴下意识的啪的挺身站直,听到何庆武的语气,似乎有些梦回当初跟着老首长血战沙场的岁月,高声道,“我这就安排,保证完成任务!”

他这高声一喊,门外的警卫员吓了一跳,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急忙走了过来,看到自己的首长正站着军姿跟人打电话,顿时惊讶不已,据他所知,以他们首长的地位,就算跟军委和国委那些权利金字塔顶尖的大人物打电话也不用如此恭敬啊!

此时裴上将问完何庆武要找的人的信息后,也正好挂断了电话,看到警卫员后立马冲他招手道,“来,你来的正好,你现在立马去给我查,津门地区爆发病毒部队的番号,让他们的最高首长直接给我打电话!”

他没有这支部队的电话,但是他可以吩咐下去,让这支部队的首长给他打电话。

虽然这种疫区不能随便进入,但是老首长的命令他不得不从!

“是!”

警卫员啪的打了个敬礼。

“还有,你现在抓紧给我通知暗刺大队和蝎虎大队的人,让他们立马整理装备,全员即刻朝着津门疫区的部队进发!”

裴上敲着桌子急切道,“记住,是即刻!马上!越快越好!”

“是!”

警卫员再次打了敬礼,立马转身跑了出去。

何庆武把电话挂了之后冲江颜轻声安慰道:“放心吧,我已经派人去找家荣了,以他的能力,我相信他肯定会没事的!”

江颜冲他点点头,无比感激道,“何老,这次真是太感谢您了!”

何庆武冲她摆了摆手,接着便坐到了走廊一旁的椅子上。

赵忠吉见状身子不由一颤,急忙说道:“何老,这里凉,您老还是先回去歇着吧!”

“不用,我在这里就好,万一一会儿国委再有人过来,我也好赶他们走!”

何庆武有些固执的摇了摇头,面沉如水。

他知道,万一何家荣有个三长两短的话,这将是他为何家荣做的最后一点事情了。

“这……这怎么使得!”

赵忠吉面色陡然一变,急忙说道,以何老这个体格,坐在这里熬大夜,对他的身体将是极大的损耗,要是何老有个好歹,那自己也得跟着受牵连。

“是啊,何老,您还是先回去吧!”

江颜也跟着劝解道,内心感动不已。

何庆武没有说话,轻轻的冲他们摇了摇头,现在何家荣生死未卜,他就算回去,也睡不着觉。

“那……要不您去我办公室等?!”

赵忠吉见劝不动他,只好退而求其次的说道。

“不用,我在这里就行!”

何庆武摇了摇头,随后转头冲赵忠吉说道,“小赵,既然人没有被防疫局的人带走,那我们自己就要做好防范准备,千万不能让病毒传播出去,否则我就愧对了京城的老百姓了!”

“放心吧,何老,这种病毒暂时还只会通过血液进行传播,我们绝对会做好防护工作的!”

赵忠吉用力的点点头,冲何庆武信誓旦旦的担保道。

何庆武这才点点头,沉着脸坐在凳子上专心的等了起来。

此时津门疫区的军营会议厅内,田首长和范延等一众将官面色阴沉的坐在凳子上,眉头紧锁。

他们右手边则坐着老村长在内的一众带头的村民,而左手边则坐着米国医疗协会、欧洲医疗协会和XS的人,米国医疗协会的众人面色铁青,一言不发,而欧洲医疗协会和XS组织的人则气定神闲,敲着二郎腿优哉游哉,甚至有人还满不在乎的拿手挑着指甲。

安妮的助理不停的看着手表,额头上渗出了一层细细的冷汗,眼见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她终于忍不住下去了,转头冲田首长厉声道:“田首长,截止我们会长失联,已经过去三十二个小时了,我想请问您,你们国家,就是这么保障国际友人的安全的吗?!”

田首长叹了口气,十分无奈的冲安妮助理说道,“对不起,贝亚特小姐,您别着急,我们的村民和搜救队不是还在山里搜寻吗,我相信,今天晚上,他们一定能把安妮小姐和何先生安安安全的带回来!”

“田首长,我觉得这件事不怪您!”

这时XS组织的混血男颠着二郎腿,双手抱肩,悠悠的说道,“是他们非要去那片原始森林找死,怪不得任何人!”

“啪!”

贝亚特猛地一拍桌子,怒气冲冲的瞪着混血男冷声道,“没教养的家伙,请你的嘴巴干净点!”

“怎么了,难道我说错了?!”

混血男嗤笑一声,淡淡道,“他们明知道里面有危险,却还要进去,他们不是自己找死是什么!”

“贝亚特小姐,话糙理不糙,我已经千叮咛万嘱咐,那片林子去不得,可是他们还非要去……唉……作孽啊!”

老村长也忍不住长长的叹了口气,轻轻的摇了摇头。

“老村长,那片林子当真有您说的那么危险?!”

田首长眉头一蹙,冲老村长疑惑的问道。

“那是,我们附近的村子,已经有不少人在里面丢掉性命了,就是因为不相信里面有危险,非要进去闯一闯!”

老村长摇头叹息道,其实附近的村民都知道那片林子里因为没人去,所以里面的药材十分的丰富,很多人铤而走险进去,就是为了采到药材好多卖点钱,但是一旦进去,就再也没出来过,包括进去找的人也全部折在了里面,所以久而久之那里面就没有人赶紧去了!

“是啊,我记得前两三个月,还有一队自称什么考古队的人来到这里过呢!说是那片林子里有什么宝贝,非要进去寻宝,我们怎么劝也不听,说他们装备齐全,不怕鬼神,结果这帮人进去后,也再没出来……”

坐在村长旁边的一个黑瘦老头也跟着补充了一句,叹息连连。

“这么古怪?!”

田首长眉头皱的更紧,因为他和部队都是临时过来演练,待得时日不多,所以还真不知道有什么档子事儿,“那你们就没跟当地的派出所部门反映反映?!”

“反映了,派出所来人了,见那林子那么深,他们也不敢进!”

老村长摇了摇头,捏着手里的眼袋沉声说道,“就算他们进去,也是白白的丧命罢了,那里面住着山神,谁进去惊扰了山神,都得死!要我说,搜救队也不用跟着忙活了……没用……”

他这话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林羽和安妮既然进了树林,就非死不可,已经没有搜寻的必要性了。

贝亚特一听这话勃然大怒,指着老村长厉声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是在诅咒我们会长吗?!”

“贝小姐,我也不想你们会长有事,可是我说的是事实啊……”

老村长叹了口气无奈道。

贝亚特双目一瞪,怒声道,“你……”

“报告!”

这时门口处突然跑过来一个士兵,站在门口高声打了个报告!

“什么事,莫非是搜救队有结果了?!”

田首长顿时激动地站了起来。

“不是,是司令部那边来电话了,说是京城军区的最高层领导让您回电话!”

士兵急忙汇报道。

“什……什么?!”

田首长闻言身子猛地打了个趔趄,差点摔在地上,惊声道,“高层领导?哪个高层领导?!”

“裴首长!”

士兵急忙汇报道。

田首长身子再次一颤,而一旁的范延等人也宛如触电般,一个机灵站了起来,裴上将啊,京城军区的最高领导啊!

原本他们根本都接触不到的领导啊,竟然让他们回电话,指定是京城那边出了什么大事!

“走走走!”

田首长不敢有丝毫的耽搁,急忙快步走了出去,不敢有丝毫的耽搁。

随后他赶紧根据司令部发来的电话给裴上将回了电话。

“喂!我是裴建立!”

电话很快被接通,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

“首长,您好,我是京城军区第五军第二师师长,田子冲!”

田首长急忙站直了身子汇报道。

“奥,小田啊,你们那是过去了一个名叫何家荣的中医?!”

裴建立低声问道。

“不错!”

田首长心头一慌,急忙回答道。

“那他人现在在哪呢?!”

裴建立继续问道。

“他……他……何医生他进山寻找宿主的过程中,失……失联了……”

田首长额头已经是满头大汗,他实在没想到,京城军区的最高首长竟然特地打电话过来询问何家荣,看来这个何先生背景不浅啊,他赶紧补充道,“不过请首长放心,我们已经召集津门市的搜救队进行救援了!”

“这样,我也给你们派了人手过去支援你们了!”

裴建立沉声说道,“你记住,一定要尽力的搜找,给我务必把人找到!这个何家荣的身份不一般,十分不一般!”

为了凸显林羽的非比寻常,他特地加重了语气,重复了两遍!

“是,是!我们一定竭尽全力!”

田首长慌忙说道,其实不用裴建立刻意强调,单纯裴建立亲自打电话这一点,他就已经知道了,这个何先生身份不一般,十分的不一般!

挂了电话之后田首长感觉自己的后背都要湿透了,回到会议室之后脸色仍旧微微泛白,喘着粗气,似乎还没从刚从的惊慌中缓过神来。

“首长,出什么事了?!”

范延急忙起身冲他问道。

田首长咕咚咽了口唾沫,冲范延说道,“快,给搜救队的老黄打电话,问他们事情进行的怎么样了?!”

谁知他话音刚落,外面便传来了一阵急速的脚步声,接着就见一大帮身着橘黄色救援服的男子走了进来,跟他们一起的还有几个村民,其中两个正是秃子和栓子!

“老黄,你们怎么回来了?!”

田首长看到救援队的人后面色一变,急忙问道,“找到人了吗?!”

“没有呢!”

领头的老黄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说道,“田首长,不能再找了,这从昨晚上到现在,我的人已经倒下俩了,要是再找下去,还不知道倒下几个呢!”

“不找了?!”

田首长面色猛然一变,怒声道,“你什么意思,让安妮会长和何先生在树林里自生自灭吗?!”

“田首长,我们也是无能为力啊!”

秃子抹了把脸上的泥巴,苦着脸无奈的说道,“这都连着找了这么多个小时了,也没见他们的影儿,可能希望渺茫了……”

“放你妈屁!”

田首长一把撕住了秃子的领子,怒声道,“人是你们俩领丢的,你们俩就是拼了命,也得给我把人找回来!”

说着他也狠狠的瞪了旁边的栓子一眼,栓子吓得缩了缩脖子。

“田首长,我也不想啊,可是我们解个手的功夫他们就不见了,我也没办法啊……”

秃子苦着脸说道,“我和栓子找到天黑都没找到他们啊,他们许诺我的玉镯子还没给我呢,我找谁赔去啊?!”

田首长听到他这话脸色才缓了缓,知道自己不该跟秃子他们生气,松开秃子的领子,推了他一般。

“老黄,你抓紧带你的人休整休整,一会儿京城那边就来人了,你们跟他们一起找!”

田首长沉声道,“实在不行,你们就有必要往林子深处走走了!”

这两天老黄和秃子他们都没敢深入,只在林羽他们走失的林子附近拉线式寻找,没敢深入往林子里走。

当然,他们所找的“走失范围”,是秃子和栓子口中的“走失范围”,跟林羽他们实际走失的地点隔着起码七八公里,所以他们就是再找上两天,也不会有任何线索。

“首长,这可不行啊!”

秃子一听田首长让往林子深处找,顿时激动道,“那要是进去,就是送死啊!”

“你要不进去,我现在就崩了你!”

田首长立马怒声冲秃子吼了一句。

秃子咕咚咽了口唾沫,没敢说话,接着走到老村长跟前,讨了一些烟丝和烟纸,接着转身跑出去抽烟去了。

栓子也赶紧跟了出去,两个人一直走到了军营旁边的围墙跟前,左右看了眼见没人,这才躲到墙根处的黑影里,蹲下身子,开始一人一口的抽起了烟。

“哥,你不是说咱把他们俩扔了,会有人给咱很多钱吗!”

栓子冲秃子疑惑的说道,“这都两天了,钱呢……”

“甭急!是咱的肯定少不了!”

秃子吧嗒两口烟,面色阴寒的说道,“他要敢不给钱,我就把他买通我,让我害死何家荣和那洋妞儿的事抖出来,大不了到时候一起死!”

“那,那还能比那镯子的钱还多?!”

栓子舔了舔嘴唇,好奇的问道。

“妈的,提起这茬老子就来气!”

秃子气的牙痒痒,怒声道,“那个该死的何家荣,猴精猴精的,竟然还知道把镯子要回去,老子莫大的损失啊!”

“嘿嘿,他再精明,不还是被哥你弄死了嘛!”

栓子蹲在地上双手抱着膝盖,嘿嘿的笑道。

“哼,他指定以为他拿着镯子老子就不敢扔下他,这下让他抱着镯子做鬼去吧!”

秃子冷哼了一声说道。

“秃子哥,你说,他俩死之前会不会弄那事啊!”

栓子露出了一个有些猥琐的笑容,想到安妮那美艳的面孔和魔鬼般的身材,他就忍不住口水直流,虽然何家荣死了,但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如果换做他,他肯定要在临死之前强迫安妮跟他做那事。

“那谁知道呢!!”

秃子也跟着嘿嘿笑了笑,眼前又浮现出安妮那比亚洲女人丰满的多的身子。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从会议厅方向快步走过来一个黑影,灯光照清他的脸后,秃子和栓子才认出来,是XS组织的混血男,栓子不由紧张了起来,但是秃子倒是一脸的坦然。

只见混血男走到他们跟前后冲他们一笑,说道:“你们这次做的很好,呐,这是给你们的钱,里面有两百万!”

混血男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张银行卡,递给秃子。

栓子眼睛猛地睁大,这才知道原来要林羽和安妮死的,竟然是他!

秃子把卡接过来,笑道:“你怎么知道他们会找我带路?!”

其实在林羽找秃子带路之前,混血男就找到了他,跟他做了一笔交易。

“我早就看出来了,何家荣对那片林子很好奇!肯定非进去不可!”

混血男冷笑一声,神情自信的说道,“正所谓好奇心害死猫,现在猫终于死了!”

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快意,他答应查德的事情做到了,这对奸夫淫妇已经死了,那查德自然也就是他的了。

“厉害!”

秃子猛地抽了口烟,接着似乎想到了什么,冲混血男说道,“你只给了我卡,那密码呢?!”

“你只是把安妮和何家荣丢在了林子里,他们死没死,还不知道呢!”

混血男眯着眼说道。

秃子面色一变,猛地站起来,冷声道:“妈的,你想耍赖是吧?!这他妈的都快两天两夜了,你觉得他们还能活着吗?!不说饿死,就是碰上野猪和熊,他们就绝对活不下来!”

“是啊,那林子里野猪和熊特别多!”

栓子也急忙跟着附和道。

混血男眯着眼打量了秃子和栓子一眼,随后点头道,“好,我相信你们一次!密码三个八五个零!”

说着他便转身往会议厅方向走去。

“你该不会糊弄我们吧?!里面钱够吗?!”

秃子皱着眉头问道。

“你打电话问问就是!”

混血男头也没回,淡淡说道。

“哥,快,快……快打电话问啊!”

栓子有些迫不及待的搓着手催促道,双眼发光,舔着嘴唇念叨道,“发财了,发财了……”

“瞧你那点出息!”

秃子把烟叼到嘴里,接着按照银行卡所在行开始打电话咨询。

“哥,咋样,多少钱!”

栓子眼神热切的问道。

“别说话!我听不清了,着什么急!”

秃子立马朝栓子头上扇了一巴掌,示意栓子别吵。

“怎么样,还没查完吗?!”

“别吵,别吵,我他妈让你别吵!”

秃子气的再次狠狠的朝栓子头上扇了两巴掌。

“哥,不是我说的……”

栓子抱着头带着哭腔说道。

“不是你说的?!”

秃子闻言眉头一蹙,接着似乎也意识到了不对,刚才那个声音确实不是栓子的,他猛地抬头往旁边看去,只见旁边数米处突然间多了两个身影,他吓得身子一颤,立马厉声问道:“谁?!谁在那?!”

因为是在黑影里的原因,所以秃子此时看不清这两个人影。

“你们俩人还真是健忘啊,我们才分别两天,就认不出我们来了?!”

只听一个不冷不热的声音传来。

秃子和栓子脸色瞬间一变,皆都感觉出来了,这个黑影的声音似曾相识!

“哥……我……我怎么听着这么像何家荣的声音呢……”

栓子身子打着哆嗦的颤声道。

“放你娘的屁!”

秃子立马朝他头上扇了一巴掌,接着掏出打火机,啪嗒点着,上前疾走两步,用手举到那个黑影的面前,等他看清确实是一张像极了何家荣的脸后,他吓得身子一颤,惊声道:“鬼啊!”

说着他猛地转身,拔腿就跑,栓子也跟着尖叫一声,跟着他一起转头就跑。

不过他们没跑几步,他们身后的黑影陡然间冲了过来,两脚把他们踹了个狗吃屎。

混血男回到会议厅之后田首长正在交代着下一步的救援计划,混血男偷偷的拉住了查德的手,在查德耳旁低声道:“我现在敢确定,那两个奸夫淫妇已经死了!”

查德面色一白,随后便缓和了下来,眼中也迸发出一股快感,尤其是想到何家荣已经死了,他心头便感觉无比的畅快,敢睡他的女人,就是这么个下场!

至于安妮,既然他得不到,那把她毁了,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混血男看到查德眼中的神色后,嘴角勾起一丝得逞的笑意,接着他站起身,直接打断田首长说道:“田首长,其实事到如今,我们都知道,救援工作的意义已经不大,这么长的时间,就算这两个人没有死于饥饿和缺水,也早就死在了毒虫毒蚁或者野兽的嘴下!您在这片林子带过兵,这一点您应该最清楚吧!”

田首长面色猛地一变,混血男这话倒是直接击中了他的软肋,他先前已经当着众人的面儿强调过留在山里过夜的危险性,别说是那片邪乎的深山老林,就是这些村民砍柴采药的普通林子,一个士兵可能连一晚上都撑不过去,更不用说是毫无野外宿营经验的林羽和安妮了。

不过他可能因为这个就停止搜救,尤其是方才裴首长才打过电话。

田首长刚要对混血男发怒,混血男便冲他摆了摆手,笑道:“田首长,您别误会,我就是陈述一个事实,并不是要阻拦你们进行救援,你们要想救援请继续就是,我想说的是,在救援的同时,请允许我们XS组织继续对山里的生物进行排查,毕竟我们来这里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找出病毒的宿主,解救正处在生命危险中的病人,而不是为了找两个尸首可能都已经找不到的死人!”

“砰呤!”

他话音刚落,会议厅窗子上的玻璃突然间炸裂,接着一个身影夹杂着玻璃碎片飞了进来,重重的砸到了会议厅中间的桌子上!美女"hongcha866"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